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1149章 要被发现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宗道夸张的道歉之后,他还立马转过身子,冲着盘坐在那儿,饱受痛苦煎熬的宗天赶紧道歉。

“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很不好意思。”

宗道连连弯腰。

这特么就是个心机boy!这一切,宗道做的行云流水,丝毫没违和感,看来,就是提前早已想好的。

他做完后,还一脸无辜的看向宗诗。

摊了摊手,表达无奈,“不小心,我们出去吧!”

说着,他拉着宗诗的手,就要赶紧出去,生怕宗诗相仿他。

宗诗愤怒的咬紧牙,气的呼吸都不畅快了。

他怎会不知道宗道的小九九,这么一来二去,宗道比他多灭一盏灯,到时候,在秦韵姑娘那边说起来,他就会比自己多占据一些优势!宗诗愤怒的甩开宗道抓着的手!随即!他借势一个趔趄,假装是宗道强行抓着他,他想挣脱开,因此产生后仰的惯性力。

这个惯性力,本来不足以令宗诗摔倒的。

但人家现在想摔倒,也是莫得办法的事儿。

他猛地向后一仰,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屁股墩,一屁股坐下去,三盏灯芯被他屁股坐灭了。

本来,还能坐灭一盏,但屁股范围不够了,宗诗心中暗道一声可惜。

这可把宗天差点儿送走了!盘坐在地上,早已没了意识形态的宗天,发出响彻天地的痛苦喊声。

他额头直冒冷汗,脸色瞬间苍白无比,身上又凭空多了三道重伤口子,新的伤口流出新的鲜红的血液来,宗天疼得身体都打颤了。

“啊!!”

“是谁!是谁!滚!滚啊!吗的!”

紧闭双眼,脸色完全扭曲的宗天,发出呲牙咧嘴的叫声,他潜意识里感觉到有人在他周围捣乱,但他处于闭关中,没法恢复自我意识,他只能发出这种无力的痛苦反抗声。

宗道气的一把抓住宗诗的衣襟,就要揍他,“你!”

还没等他说啥,宗诗就摊开手来,“哎呀,这是你的错吧!”

“你刚才要是不抓我,我也不用愤怒甩开,我不用愤怒甩开,也不至于失控摔倒在地,也就不至于灭了大爷爷三盏灯芯了。”

宗诗这番狡辩,气的宗道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眼珠一转,冷笑道,“那你意思,这灭掉的三盏灯芯,算我头上?”

“不!不!!”

宗诗一听宗道话里有话,急忙摆手,“这咋好意思呢,算我头上就行。”

自己好不容易灭掉的灯,咋能算在宗道头上。

“算我头上吧!”

“不!不行。”

“不行,这三盏灯,必须我背锅。”

两人彼此争吵着。

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爷爷发出的更为强烈的痛苦声,那痛苦声,听上去仿佛爷爷快要死了一样……两人瞬间愣在原地。

他们回头看去,看到地上凌乱的灯芯,他们才意识到,他们好像、应该、大概、可能是……闯大祸了!现在,地上灭掉的已有六盏灯芯。

宗道炙热的看着剩余的94盏灯,他很想上去踩灭几盏,但也深知,爷爷小身板儿恐怕是扛不住了。

要是一天灭一盏灯还好。

好歹,突然是一点点承担的。

他们连续灭了六盏灯,这相当于将强烈的伤害叠加在一起,一股脑的灌给爷爷……再这么玩下去,爷爷恐怕会被玩死。

“我们一人灭了三盏灯。”

宗道紧张的咽了咽口水,赶紧道,“一共两盏灯,谁也不占谁便宜,怎么样?”

“凭什么……”宗诗小声嘀咕,“我一人灭了四盏。”

“宗诗!你特么要再这样!老子自爆,也要把你拉下水!”

宗道的面色狰狞愤怒起来,“到时,这事儿捅到上面去,我们俩都是一死!你自己选择!”

看宗道愤怒疯狂的神色,宗诗只得害怕的点点头。

他们做的这事儿,必须互相保密,要是逼急了,有一方自爆,另一方必死。

两人跌跌撞撞的慌乱跑出去,关上了山洞的门。

就在关门的时候。

突然,秦家卫队的数十人火速而来。

轰隆!就在山洞门关上的瞬间,秦郝带着人已然站在两人面前。

两人惊慌后退一步,脸色瞬间凝固,吓得立马面色惨白。

秦郝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眼,又歪着头,看了看两人身后的山洞,“刚才怎么了?

里面出什么状况了?”

秦家卫队本来白天才用过来值班。

只不过,刚才突然听到山洞传来的痛苦嘶吼,秦郝作为白天的负责人,急忙赶过来看看,免得出了什么差错。

如今,对于秦宗来说,头等大事就是宗天家主出关。

这事儿,决不能有任何差错。

关乎到对洛神的总攻时机,也关乎仙神井的打开。

宗诗和宗道不由咽了咽口水,两人心脏砰砰跳,刚才差点儿把两人吓死了!“我……我们刚才也是听到里面异动,就进去看了看。”

宗道结巴说。

一旁宗诗急忙点头附和。

秦郝疑惑的看了看两人,总觉得这两人有些奇怪,“情况如何?”

“一……一切正常。”

宗诗尴尬笑着说。

秦郝点点头,“嗯,那就好。”

说着,秦郝挥挥手,准备带领众人离开。

“哦,对了。”

秦郝突然想到什么,转过头来,“后天我大爷爷会过来看看宗天家主,替他加固一下山林阵法,你们可千万别出了什么错。”

“否则,也会怪罪在我头上。”

后……后天?

秦明家主要来!宗道吓得猛地僵在原地,失控喊道,“后天?

哪……哪个后天?”

“现已是凌晨。”

秦郝看了看天色,“准确的说,就是明天。”

这消息,如同两道惊雷,劈在两人心头!差点儿吓得两人瘫坐地上,彼此搀扶着,才勉强站稳。

“你们这是怎么了?”

秦郝总觉得今晚两人很是奇怪。

“没……没什么。”

两人结巴回答,头摇的像拨浪鼓。

“嗯……”秦郝道,“那我先走了,你们今晚明晚都打起精神来,要是我大爷爷过来,发现这儿出了事,后果是什么,不用我多说。”

说着,秦郝带着几十位秦家卫队的人走了。

辗转腾挪,很快从山林中消失了。

秦郝走后,两人终于支撑不住,直接跪在了地上。

彼此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和惊慌。

完了!他们彻底完了!他们的刚才脑子一热,所做的事儿,直到现在才意识到事情有多么严重,就像身处于赌局中的人,直到下了赌桌,才会有这种一无所有,天崩地裂的恐惧感!他们闯大祸了!……清晨的阳光袭来。

秦墨伸了一个美美的懒腰。

在秦宗这两天的生活,渐渐也适应了许多。

秦晓玲对他太好了。

一大早,又早早让小玫送来早餐,听小玫说,这早餐还是母亲亲手做的,她每天不仅要忙着明团的事物,还忙着她女儿各种琐碎的事儿,令秦墨很不好意思。

的确,有一种偷来的感觉。

秦墨心里自是有自己内疚,又有几分贪恋,他很喜欢这种感觉,却也很清楚,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

秦晓玲不过是对秦韵好。

不是对他秦墨好。

秦墨的母亲,早死了。

他心里的愧疚,以后有机会自是会补偿,秦韵和秦晓玲,可能是他唯二不想伤害的秦家人。

秦墨坐在梳妆台前,精致的化着妆。

脸上贴着的人皮面具,一直没有摘下来过。

洛奶奶曾说过,易容术从医学里,可以单独拿出来,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学问。

肤浅的易容术,不过是易容人的样貌,相对于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雕像。

略微高深的,便会注意细节,比如男人想化妆成女人,要用隐喉技巧,将喉结这些细节都给隐藏起来,还有骨骼的大小,脉搏的强弱等等……在易容术中,都能独立出来一门学科。

这些对秦墨并不算难的。

足以掩人耳目。

只有遇到秦明这种数十年的江湖,才能发现微弱的变化,其实秦墨的脉搏、骨骼这些,都已极力调整到和女孩儿一样,尤其喉结,通过隐喉的技巧,完全隐藏了起来,秦明也难辨真伪。

最难的,当属人性的易容。

这是一个超高难度的学问,想和一个人一模一样,最难模仿的,便是她的性格,她的脾气,她的神态,她的习惯等等……要说这东西,可能三年五载都难以研究透一个人。

不过,还好的是,秦韵和秦宗数年未见,这些都能用数年的改变来搪塞过去,倒也引不起太大怀疑。

毕竟,女大十八变,数年足够一个人变化很多了。

秦墨将妆容整理好,戴上精致的发箍,蓬松的假发披下来,涂上浅浅的口红,一切看起来很是完美。

和秦韵,没一丝区别。

“小姐!小姐!”

就在这时,营帐外传来小玫急切的喊声。

“怎么了?

小玫?”

秦墨细腻的声音传出。

没等小玫说话,营帐外又传来宗诗和宗道,两人惶恐的低声哭喊,“秦姑娘!我们要完了!我们要被发现了!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

秦墨微微皱起眉头。

心里暗道,这两个猪队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