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1147章 爱我,就证明给我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时间,营帐里的气氛凝固下来。

宗诗的誓言,被秦墨无情的打断。

他呆愣在那里,不解而又难受的看着他,“为……为什么?”

宗诗颤抖,甚至声音略带哭腔的问。

他这辈子怀疑过很多事,也质疑过自己。

但唯独没有质疑过他对秦姑娘的喜欢,这些诗是他在无数个思念她的日夜中,创作出来的,每一首都包含着他浓烈的爱意,都非常的真诚。

因此,反被秦姑娘退回,宗诗的心,真的很难受。

就像是被刀割了一样。

秦墨突然低下头。

他酝酿了许久。

等他在抬起头时,他的眼眶,已饱含泪花,他看向营帐外,故意给宗诗留下一个悲伤的侧颜。

“你们男人……都是虚伪的东西。”

秦墨哽咽着。

他完全不用诉说他的悲伤,在举手投足间,他俨然将‘悲伤’二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当宗诗看到秦姑娘绝美的悲伤侧颜时,他的心,好似也跟随‘她’脸上悲伤的神情而碎了。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只为我做这些简单的事。”

秦墨突然猛地转过头来,他泪花已然从眼眶滑落,宛若一个为情所困的单纯姑娘,仿佛受到了爱情极大的摧残。

宗诗完全呆愣在原地,他甚至不敢面对‘秦韵’这痛苦的神情。

仿佛自己伤害了‘她’。

“诗公子,我就问你,写诗对于你难吗?”

“不……不难。”

宗诗结巴回答。

他自幼饱读诗书,从六七岁时,便开始作诗,作诗对他来说,不过信手捏来的东西罢了。

甚至,就连他的武学,也跟诗歌有关,他从小与诗为伍,又岂有难的道理?

秦墨一声冷笑。

将女孩子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演绎的淋漓尽致,“所以,你只愿为我做这些简单的事罢了。”

“如果,是真的喜欢。”

“又怎会用对于你简单的方式,来追求我。”

“所以,我拒绝。”

‘秦韵’的一番话,令宗诗哑口无言。

他总觉得有些不对,但秦韵说的确实很有道理。

写诗对别人来说或许是难事,但对他来说,非常简单。

他如果想证明他爱着秦韵,又怎会用这种对他来说简单的方式,来追求她呢?

怪不得……怪不得他一直得不到秦姑娘的芳心。

原来,是他一直用错了法子,若不是今日秦姑娘提点,宗诗恐怕以后还天天要傻乎乎的写诗。

秦姑娘愿意提点他,就证明她对他多少还是有些意思的!所谓挨打挨骂不要紧,最害怕的就是被放弃,秦姑娘此时愿意提点他,就证明还愿意给他机会……想到这些,刚才还悲痛欲绝的宗诗,立马激动起来。

他向前走了两步。

挺起胸脯,拍了拍,“秦姑娘,你尽管说,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我宗诗也在所不辞!”

“哪怕为你逆了这世间,我也愿意!”

他不想再错过秦韵。

尤其现在的秦韵,比以前性格更好了,更容易接近,他更加喜欢,为了她,宗诗愿意做一切,只要能证明他爱她。

秦墨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他突然狡黠一笑,那绝美的容颜,配上狡黠的笑容,宗诗都不由看呆了。

“听说,近些时日,宗天家主正在闭关?”

秦墨笑道。

宗诗疑惑点头,虽不知秦韵姑娘突然问这个干嘛,但还是耐心解答,“大爷爷是邪修,每年第一个月,乃是血祭返祖之日。”

“需归一半实力于天地,同时要饱受剧烈的痛苦。”

“因为头一个月,痛苦太过剧烈,很可能疼死过去,所以必须闭关,不能行动。”

说到这儿,宗诗还忍不住叹气。

邪修终归是一条曲折歪门的道路,虽能快速提升境界,但不入仙人,就只能一辈子饱受折磨,古往今来,很多邪修因承受不住‘血祭返祖’的痛苦而死,邪修境界越高,疼痛越是剧烈。

到大爷爷这等境界,疼痛已不是肉体能扛的了。

“那闭关,是怎样?”

秦墨问。

“所谓闭关,就是忍受痛苦。”

宗诗道,“我倒也不太知道,但听人说,大爷爷需在盘坐四周,点满灯芯,起风水护法,替他分担一部分痛苦。”

“哦?

那灯芯能减缓他闭关时间?”

“是这样。”

宗诗说,“若是无灯芯分担痛苦,需要闭关一年之久才行,有了灯芯,只需闭关一个月,后续的疼痛,大概就能用意志力压制了,就可以用肉身扛了。”

说起这些,宗诗也甚是无奈心疼。

大爷爷是宗家的依仗,若不是邪修之痛,大爷爷本是可以和秦明家主平分秋色的人,又岂会落到如今地步?

“那你为我灭掉一盏灯芯。”

秦墨仰着头,直勾勾的看着他,认真说。

“什么?”

宗诗惊得后退一步。

“你……你开什么玩笑?”

宗诗惊叫道,随即吓得看了看四周,方才压低声音,“秦姑娘,灭掉一盏灯芯,那会延缓大爷爷的出关时间。”

“秦宗现在之所以按兵不动,就是等大爷爷出关呢!”

“说直白些,灭灯芯,那相当于坏秦宗大军战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宗诗虽被爱情冲昏头脑,却也明白这事情的严重性。

秦宗之所以不行动,就是在等待宗天出关,延误宗天出关,那就是延误秦宗大军战事!秦墨神色黯淡下来。

他伤心的看向窗外,将头撇向一边,“说到底,还是不爱。”

“若是喜欢,又怎会不愿行动?”

宗诗听到‘秦韵’这番话,心都碎了,他结巴道,“我喜欢秦姑娘,可……”他想好好解释,却怕被她当做借口,只得又改口叹气,“我们还是换个别的吧!”

“换别的?”

秦墨转过头来,冷笑的看着他,“诗公子,难不成还要给我继续写诗不成。”

“抱歉,我不需要。”

“你不愿意为我做,有人愿意为我做。”

“所以,你走吧!”

‘秦韵’的话,深深打击到宗诗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尤其,他听到‘秦韵’最后说的一番话时,他的心被刺痛了。

他愤怒的握紧拳头,紧咬牙关,气的颤声道,“谁愿意为秦姑娘做此事?

是那个宗道?”

“没错,就是他。”

秦墨仰着头,高傲的淡淡道。

这一刻!宗诗终于绷不住了!他就知道,那个宗道先他一步,过来纠缠秦姑娘。

“我愿意!”

宗诗突然大声道,“那宗道敢做的,我宗诗有何做不得的!”

“秦姑娘放心,不出两日,我宗诗定把大爷爷闭关的一盏灯芯给你拿来,哪怕我为此受重罚,也心甘情愿!”

“姑娘在此等我消息便好!”

说着,宗诗没等秦墨再说什么,就情绪激烈的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秦墨笑着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很是满意。

小玫一直站在‘小姐’身后,静静的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她看着‘小姐’此时满意的微笑,突然觉得小姐怎么有点儿渣呢……这简直是把她的爱慕者,往火坑里推啊!或许小姐是为了考验诗公子的真心吧!小玫心想。

夜已深,该休息了。

秦墨刚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却听营帐外,传来小声的呼唤声,“秦姑娘,你休息了吗?”

“我是宗道,想拜见一下秦姑娘。”

小玫立马皱起眉头。

小姐今晚才回来,便是接二连三的苍蝇,她气的想替小姐回绝,却听‘秦韵’道,“让他进来吧。”

小玫不由愣了。

她呆呆的看向‘小姐’。

刚才‘小姐’那样子,好似对诗公子有意思,不然也不会考验他,现在又要见宗道,这……这是几个意思?

小玫也不敢多问,只得让宗道进来。

这宗道和宗诗差不多一个样子。

进来之后,也是一番关心攀谈。

所送的礼物,是他数年来,为秦韵祈福的折纸,每天为秦韵祈福一次,折纸已然有上千张,厚厚一沓。

宗道很是惊讶于秦韵的变化。

也没想过秦韵会见他。

面对这个归来后,更好相处的秦韵,宗道也是更加喜欢了。

毕竟,谁也不喜欢热脸贴在冷屁股上。

“只有这些?”

秦墨皱眉看着书桌上的折纸,“你是道士,祈福对你来说是最为简单之事,你若真喜欢我……”一旁的小玫,彻底看呆了。

自家‘小姐’,又拿出刚才对付宗诗那套说辞,来对付眼前这个宗道。

但所谓的,一招鲜吃遍天。

宗道同样也是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欣喜于秦姑娘对自己的提点,好歹提点代表着还有机会。

宗道当场激动道,“秦姑娘想让我……”“算了,你回吧!”

秦墨打断他的话,回绝道,“诗公子愿意为我灭宗天家主闭关的一盏灯芯,想必你是没这个魄力的,你不行。”

你不行!这话立马打击到了宗道,而且还是在和宗诗的对比下,所说的。

若是没这个对比,或许还不会怎样,现在,这个对比彻底点燃了宗道!他气愤的面色通红,当即愤怒道,“我有何不行?”

“他宗诗敢灭一盏,我宗道就敢灭两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