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1080章 一顶帽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从进入上古战场开始,三房就从来没顺过。

但宗沈铭知道,今天就是三房崛起的日子!从此,三房将摆脱曾经憋屈的命运,正式屹立在秦宗之内!妖女取出来了,血光之灾没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宗沈铭这一声大吼,便是将过去种种不满,全部发泄出来。

他站在门口,昂首挺胸像一个战士。

等待来自两位家主崇高的赞美。

此时,突然没了声响。

秦明和宗天往前走了两步,看到炼丹房里的场景,彻底不说话了,两人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看愣了神。

宗沈铭闭着眼睁开一条细缝儿。

他看到秦明、宗天二人震惊的样子,他心里颇为得意。

看来,大阵的恢弘强大,已震慑到两位家主,连两位家主,都说不出话来。

宗沈铭笑着冲两人道,“两位家主,其实这些都是我们三房做的,没必要夸赞我们的。”

“为了秦宗大局,我三房忍辱负重付出,这些都无所谓。”

“所以你们不必……”宗沈铭怕一会儿赞美的太厉害,自己会飘了,因此还没等两位家主赞美,他率先提醒两位家主,赞美几句就得了,太过了就不好了。

他正这么说着,视线也不由看向炼丹房里。

说到一半儿的话,也同样呆愣的停住了。

恢弘气势的大阵是没有的,但果男是有一个。

在炼丹房内,躺着一个浑身赤条条的男子,除了内内没被拔下来,其余一切,拔的那叫个一干二净。

这男子……看着有些眼熟。

但好像又不是秦宗的人。

直到男子打了个香甜的哈欠,翻了个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缓缓站起来,人们才看清楚,眼前这男子是谁。

这是秦卜子!他剃了一颗光头,连标志性的山羊胡也被拔的一干二净。

他睁着迷茫的眼睛,下意识问,“你们这是来干什么?”

面对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秦卜子这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的朝下看去,看着浑身赤条条的自己,他也呆若木鸡了……这尼玛谁啊!怎么回事!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场面瞬间寂静无声。

若天上有乌鸦的话,一定会传来乌鸦嘎嘎的尴尬叫声。

秦卜子‘哎呀’一声,羞愧的跑回了炼丹房内屋,过了一会儿,穿了一件道袍又跌撞的走了出来。

他脑袋也是嗡嗡的,很乱。

昨夜,他只记得宗夫人过来,然后他帮着诊断,接着一团飞速而来的黑影打在他脑门上,他就晕了过去。

什么都没看清,就晕了。

等他出来后,面对宗沈铭莫名其妙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

“宗萝呢!卜子先生,宗萝哪儿去了!”

“那个妖女呢?

妖女抓住没有?

你不是说一晚就能抓住吗?”

“还有那个千古大阵,你说要用那个妖女炼化的千古大阵,你快拿出来给两位家主看看啊!”

宗沈铭焦急的晃着秦卜子的手臂。

他急的都快哭了。

一进来,一幅果男睡觉的画面是什么鬼?

这……这秦卜子先生到底在干嘛?

宗沈铭不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秦卜子同样也不明白他说的话。

他听了半响,脑子更乱了。

只得无奈的摇摇头,“抱歉,沈铭,你说的话,我一句话也听不懂。”

宗沈铭焦急的还想说什么,秦明却压压手,示意他安静。

同时,他平静的和秦卜子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

秦卜子听到大哥的解释,却越听越迷糊。

“我昨晚去了三房大营帮宗夫人看病?”

“我还通过把脉,判断出三房有血光之灾?”

“我还把宗萝带走,说她体内有妖女,炼制一晚,这妖女就能化作千古大阵?”

秦卜子越听越蒙圈。

这他怎么完全不知道?

这分明是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啊!“事情不是这样的!”

秦卜子立马摇头,“昨夜,宗夫人亲自过来找我。”

“我正替宗夫人把脉看病时,我就晕倒在地了。”

“后面发生什么,我就不记得了,醒来就发现自己赤果躺在地上。”

突然,秦卜子神情一愣。

宗天和秦明,彼此相视一眼,也是猛然一愣。

他们突然觉得,秦卜子越说越不对劲儿……等等,太乱了!好好捋一捋。

秦卜子大晚上给宗夫人看病,就在炼丹房,只有他们两个人,然后秦卜子晕倒在地,第二天醒来衣服不见了,毛也被扒光了……这衣服和毛,是谁拔的?

那只可能是……三人几乎不约而同的看向宗沈铭,宗天和秦明满眼同情,看沈铭的脑袋,都好像绿油油的,头发就像大草原的绿草。

而秦卜子,则是一脸歉意。

还慌忙解释,“沈铭,这……这后续发生了什么,我真不知道。”

“我是完全无意识状态,我……我真没想到,会这样。”

“对不起,沈铭。”

不是!什么叫对不起!对不起什么!!宗沈铭愣在原地,完全疯了,他发疯的想要解释,想要歇斯底里的咆哮出来。

但秦明率先开口,拦住了他。

他无奈叹口气,拍了拍宗沈铭肩膀,“行了,宗萝的下落,务必给我查清,在没查清前,你三房就莫要在前线了,在两座大城打杂吧!那个……关于你们的私事,自己解决吧!”

秦明说完,又重重叹口气,无奈摇摇头,两位家主转身离开了。

太混乱了,这事儿还是莫要掺和的好。

本来,宗萝丢了这事儿,后果挺严重的。

秦明也本想重重责罚他。

但宗家三房,毕竟是宗家的人,秦明给太重的责罚不合适,另一方面,他四弟秦卜子和宗沈铭的夫人……唉,总之,这世界太混乱了。

搞得秦明最后,都不好意思说宗沈铭什么了。

这也算是他老秦家亏欠他宗沈铭的。

宗沈铭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一旁的秦卜子,一个劲儿的给他道歉。

过了好半响,宗沈铭终于听明白了。

好像三房的功劳没有了,不仅如此,他好像还被扣上一顶绿帽子。

“不是!他么的!不是这样的!!”

过了半响,当宗沈铭反应过来时,他发疯的怒吼,整个人都失了智,歇斯底里的想要解释清楚这一切。

但为时已晚。

男人在这个时候,总会顾忌自己的面子。

何况,作为三房房头的宗沈铭。

他的疯狂辩解,秦卜子完全能理解。

秦卜子看到这般发疯的宗沈铭,也急忙安慰,“对对!绝对不是这样的!”

“咱好好的,好好的。”

“我好个屁!”

宗沈铭突然就哭了,人终于被逼的崩溃了。

眼泪猛地流了出来,疯狂的掉头跑去,擦着眼泪哭着离开了,一个大男人,被憋屈到这般地步,也着实有些可怜。

秦卜子望着他离去身影,无奈叹口气。

他虽心怀愧疚,但昨晚发生的一切,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唉,这叫什么事儿啊!“千万别想不开啊!”

秦卜子忍不住冲他大喊道。

三房大营。

宗沈铭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如同得了老年痴呆,彻底傻了。

一个人一旦精神受到了强烈打击,很容易疯了。

而现在,宗沈铭就在疯了的边缘。

他老婆没给他戴绿帽!但问题是,现在除了三房,所有人都觉得,宗沈铭他老婆,给他戴了绿帽,还玩的花里胡哨,毛都给秦卜子薅了个干净。

最主要,宗沈铭完全解释不清。

他一旦解释,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为了男人面子,强行解释,大家都会心疼安慰他。

想想,不出半小时。

当这事儿传开以后……他以后就是秦宗之内,最好笑的笑话!可是宗萝呢?

宗萝又去哪儿了?

这一切,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扑朔迷离。

就在这时,营帐外传来焦急的喊声。

“父亲!父亲!对面墨叶大营,有人送来的信!”

宗胜拿着一封信,跌跌撞撞跑了进来。

“送信何人?”

宗沈铭猛地从椅子上坐起来。

“不知,那人送了信,就跑了。”

宗胜将信递给父亲。

宗沈铭打开信来。

里面,一首情真意切的诗。

宗家三房是好人,送药送物还送人。

不枉总督曾提携,人间真情永长存。

落款人:秦大总督。

附言:你女儿在我这儿生活的很好,勿挂念;昨夜之情,实在无以为报,送一首诗,特此感谢副总督及众威猛战士。

心脏有点儿喘不过气来。

真的好难受啊!这秦墨……这秦墨为什么还要贱嗖嗖的送一封信!为什么!!要让我宗沈铭知道这一切!宗沈铭捂着心脏,后退两步,崩溃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完全痴呆了。

宗胜急忙捡起地上的信来。

他看完信后,愤怒的扔在地上,“爸!现在一切都弄明白了!”

“我们赶紧告诉两位家主!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别让他们误会了您和母亲!”

啪!宗沈铭猛然炸起,一巴掌呼在宗胜脑袋上。

他歇斯底里,哭吼着大骂道,“我去你奶奶个腿儿!还不如让老子戴绿帽子呢!”

“戴绿帽子,好歹没过错!”

“若把这事儿说出去,咱三房就特么是傻子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