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636章 礼祥彩蛋,他日归来定报此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雪夜的天气,格外的寒冷。

雪花飘荡而落,覆盖在禹辰冰冷的尸体上。

空荡的燕北,在此刻都没了人影,雪夜的天,很多燕北的市民,全都待在暖烘烘的家里,不愿出门。

滴答、滴答。

鲜血顺着龙寒剑,从剑尖上滴落下来,滴落在冰冷的街道上。

所有人,都安静的不敢出声。

墨组众将们,缓缓聚集在秦墨身后,漠然而紧张的注视着华夏武协。

秦墨逆华武之令,灭燕北武协!这种不顾一切的做法,纵使高武世界,也都不敢做出来。

华夏武协代表着什么?

在整个华夏武道之中,它的实力都能排的上号,或许与高武隐世顶尖世家无法相提并论,但其实力,也早已到了高武的程度。

碾压整个燕北低武、中武两大武界的至高存在!!纵使墨组,也难有与其叫板的实力。

在燕北,它象征着武道的权威。

秦墨逆权威之命,灭燕北武协。

当着大哥的面,杀了小弟。

这梁子,当真结大了!“秦墨,有意思。”

武子力从烟盒里弹出一根烟,嘴角稳稳的接住。

烟雾缓缓吐了出来,他优雅的弹了弹烟灰。

“多少年了,没人敢逆我华武之令,你的做法,着实让我感到惊讶,不曾想蝼蚁也有敢逆天的时候。”

武子力看了眼地上冰冷的禹辰尸体,他好笑道。

他身后的华武成员,也不由笑了起来。

秦墨的做法,确实令他们没想到,而且感到好笑。

原来,蝼蚁真的敢反华武之令,好笑,真的好笑。

秦墨龙寒剑立于地上。

他漠然的看着武子力,说出一句震惊华武,甚至震惊墨组的话来。

“你华武,算他娘的屁!”

牛批!当真牛批!奉枭的眼睛都直了。

奉枭在墨组,就已算是最狂暴的人了,面对华武,该乖巧还是得乖巧,秦公子当着华武副会长的面,说华武是个屁,这……太冲了!武子力惊得嘴角烟都掉落下来。

他明显被秦墨这句话,惊得愣了几秒。

“秦墨,你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武子力笑着摁灭雪地的烟头,“在燕北之中,能让我感兴趣的同龄人,已经不多了,但你算一个。”

“我们还会见面的,秦墨。”

“不过,再见之时,就是你秦墨,为今日的张狂,后悔之日。”

说着,武子力摆摆手,带着华武众人离开了。

临上车之际,武子力突然停住脚步,他转头看向秦墨,“对了,还有件事,你姓秦?

你是燕北秦家的人?”

“不是。”

秦墨冷漠的回道。

武子力缓缓松了口气。

如果,秦墨真是秦家的人,灭了燕北武协,也就灭了,没啥可说的,毕竟秦家在华夏武道之中,实在是太过庞大的存在。

哪怕华夏武协,也要忌惮。

不过想想也是,若真是秦家的人,岂会在乎一个燕北武协的生死?

那种庞然大物,早对燕北武协这种‘小鱼小虾’不感兴趣了。

不过,武子力又是有些疑惑,“既然你不是秦家的人,你怎么敢姓秦?”

燕北之地,秦家当年霸姓事件,使得数十年来,燕北但凡姓秦者,皆出自高武秦家,这件事,在燕北三大武界人人皆知。

秦墨歪着头,“老子不姓秦,姓武吗?

当你爹?”

“对不起,爸爸没你这个蠢儿砸!”

噗!湛谷等人差点儿没憋住,笑出声来。

“你!”

武子力气的正想出手,被华武众人急忙拦住,“副会长,咱别冲动,会长这次不让咱们动手,咱们走吧!”

武子力狠狠咬了咬牙,气的指着秦墨,“秦墨,你等着……”还没等武子力说完,秦墨不耐烦吐槽,“卧槽,你能别bb了吗?

一晚上就听你放狠话了,大哥,能走不,大冷天的,少说两句,别把逼嘴冻住了。”

“啊!我迟早要杀了你!”

武子力气的脸色都绿了,他堂堂华武副会长,本来遇到这些蝼蚁该体体面面的,好歹也是个体面人,结果被秦墨说了两句,他憋屈的差点儿吐血,被华武的人强行带走了。

秦墨挥手与武子力道别。

脸上嬉笑的神色,也随着华武的离开,渐渐的冰冷下来。

他仰头看向街道两侧的高楼大厦,“叶擎,代我向中武各大世家问好,我秦墨诛神归来之时,便是灭你中武世界之日!”

“洪家的坟地旁,已经给你们留好位置了!”

高楼的天台上,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道黑色的人影,趁着夜色,仓惶逃离。

回去的路上,墨组的大巴车上。

奉枭激动的给秦墨竖起大拇指,“秦公子,你刚才是真牛批啊!”

“对华武的人,敢说出那么嚣张的话,简直把我们都给燃起来了。”

墨组成员们也都笑了起来。

“是啊!秦公子,你当真牛批!”

“秦公子不愧是咱墨组的头儿啊!做事风格就是不一样。”

“真给墨组长脸!”

大家坐在座位上,一个个都激动不已,全都开心的说了起来。

秦墨茫然的回过头来,看着激动的众人,“意思……你们都不敢和华武这么叫嚣?”

“我们哪敢啊!”

湛谷苦笑道,“华武算是燕北高武级别的势力,墨组还没强到和华武叫嚣的程度。”

秦墨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糟了!装比装过了!秦墨也是因为当时有墨组撑腰,才敢多bb两句。

众人看到秦墨如同吃了屎一样的神色,大家渐渐的沉默了。

“老大,你刚才不会……”湛谷猛然意识到什么。

秦墨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没有的事,大家别把华武放在心里,我秦墨出手,分分钟摆平,一个华武而已,我秦墨将来是要问鼎华夏武巅的人物,大家不必放在心上。”

有了秦墨的话,大家才又舒展的笑了起来。

秦墨缓缓叹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当领导是真的不好当啊!大巴车停在了燕北郊外的墓地门口。

几十位墨组成员,站在墓地外四周,守护着这里。

雪越下越大了。

鹅毛般的大雪,覆盖在众多墓碑之上,显得如此的荒凉萧瑟。

生死有命。

逝者,永远都是活着的人,心中一道难以过得去的坎儿。

礼祥跪在墓地旁,他眼角的泪,被寒冷的天气,凝结成了小冰柱,他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简易的墓碑,泪水流干,剩下的便只有无言与寂寥。

礼闫华。

他若不入燕北,放在华夏任何一地,都能成为一个市的医道高人。

礼家世代为医,在华夏漫漫长河之中,这个家族或许被人遗忘,或许有些落败,但救过无数的性命,却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家族的恩情。

“天气很冷了,披件外套吧!”

秦墨将黑色的风衣脱了下来,披在了礼祥的身上,为礼祥轻轻拍拭掉头发上厚厚的雪,默然的站在他身旁,和他一起,认真的盯着这块简易的墓碑。

华海医师,礼闫华之墓!“爷爷曾想让我做个大医师,他想让我站在世界医学的前沿,希望我能成为礼家又一位医道栋梁之才。”

礼祥缓缓说着。

因为寒冷,他声音都有些颤抖,但好似颤抖的声音,也不全是因为寒冷,而变得如此。

“我入了燕大医学院那天,爷爷可开心了。”

“他那天晚上喝着酒,抱着我说,祥儿,你父母就是因为救人,染上了疾病死的。”

“爷爷这辈子,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活着,能够扛起医道的重任,你好好学……你好好学,你听爷爷的话,别再幼稚,别再去玩一些无聊的把戏。”

“祥儿,爷爷培养了你十几年,终于盼到头了。”

“真的希望,有朝一日,爷爷我活着的时候,你能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医师。”

说着说着,礼祥的眼泪簌簌的流了下来。

他这二十年来,说是不幸,但他有足够的钱,他有极好的家世。

他说是幸运,命运对他如此不公,他最后一位亲人,也躺在了坟墓之中……秦墨拍了拍礼祥的肩膀。

他感受不到的亲人离去的痛苦,因为无法体会礼祥内心的伤痛。

想想自己,还算是幸运一些,还好父母死的早,没在自己脑海里留下任何印象,否则也可能像礼祥这样,痛苦伴随着一生。

“去了哈弗好好学。”

秦墨淡淡道,“继承下去,你礼家的医魂。”

说着,秦墨将伞放入礼祥的手中,转身而去。

礼祥怔着神,他僵硬的站起来,看着秦墨在雪夜下,离去的孤单背影。

他大声道,“秦先生!”

“怎么了?”

秦墨淡笑着转过头来。

“为什么,你好似对任何的侮辱和委屈,都一点儿也不在乎,为什么你总是能做到这般泰然自若!”

想起自己之前无数次对秦墨的侮辱和嘲讽。

可秦墨一直从未在乎过,甚至他跪于墓前,秦墨是第一个来看得他。

秦墨笑着拍了拍肩膀的雪花。

“我的人生,还有太多要去完成的事,礼祥,我真的无暇在乎那些冷嘲热讽。”

“终有一天,那些冷嘲热讽的人,只会成为我登上巅峰的垫脚石罢了。”

秦墨不在意的耸了耸肩,转身离去。

望着秦墨离去的身影,礼祥愣住了神,他突然跪在了地上。

“他日我礼祥医学大成之日,秦先生一言,我礼祥,定报此恩!”

过往恩怨。

一笔勾销。

他日归来,定报此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