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457章 出发,盗弩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月的登文阁已经结束了。

秦墨的名字,在燕北中武世界,也悄然轰动开来。

目睹这一切的,大多是燕北中武之人,听到秦墨名字,有些耳熟,细想一下,才发现这人不就是燕山之战的秦墨吗?

华海少年,渐渐被燕北中武的人,记住了。

登文阁,一首《英雄叹》,绝价。

秦二公子开出七千万的价格,甚至让词人自己填价,都没得到,这件事,也成了燕北坊间的美谈。

夜晚,秦墨和白素雪回到别墅。

白素雪开始收拾行李。

秦墨并没给落承文道歉,也意味着,白素雪没法在风月楼呆了。

白素雪自己也不想在风月楼呆了。

她看到风月楼那些人对秦墨的嘴脸,就感到恶心。

就在收拾行李之时,突然别墅门被推开了。

蓉苒儿带着一群风月楼的管理人员,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看到白素雪在收拾行李,她急忙抓住白素雪,腆着脸笑道,“白姑娘这是要去哪儿,您可是我风月楼的头牌,没了你可不行。”

白素雪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之前,就是蓉苒儿要赶他们走呀?

秦墨坐在沙发上,好笑道,“苒儿姐是不是有健忘症,当时你可不是这态度。”

“哎呀!秦先生,您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蓉苒儿顺势一趟,直接倒在了秦墨怀里,在他胸口画圈圈,“苒儿就是和秦先生开个玩笑,秦先生在风月楼,想打谁就打谁,谁要是有半句怨言,我就把他踹出风月楼。”

“哦?打你行不行?”秦墨笑眼打量着蓉苒儿。

蓉苒儿面色僵滞了下,随即委屈笑道,“秦先生打苒儿,自然可以,只不过……”

突然,蓉苒儿露出妩媚的笑容,在秦墨耳畔口吐芬芳,“要打也在床榻上打,那样打起来,秦先生舒服,苒儿也开心不是?”

呵,这女人惹不得。

“把落承文带进来!”

见秦墨并没不悦的神色,蓉苒儿加紧攻势,对着几个下人呵斥道。

落承文被几个侍卫拖了进来,灰头土脸,一脸狼狈,他低着头,不敢正视秦墨的眼睛,之前在登文阁上,挥斥方遒的文人形象全然不见了。

现在,就像一只受惊的老鼠。

“秦先生,事情我们已打听清楚了。”蓉苒儿手搭在秦墨肩膀上,笑着道,“落承文敢打我风月楼头牌的主意,那是他自己找死。”

“这人,就交给秦先生您处理,要杀要剐,我风月楼给您处理的干干净净。”

风月楼表面上,就是一个生意所。

秦墨一首《英雄叹》,无价之诗,在风月楼百年历史中,也仅此一人。

可以想象,未来会有无数达官显贵,来到风月楼,只是为一睹秦先生的文采。

在秦墨登上登文台之时,他就已成风月楼第一才子,而落承文,很快就会被人遗忘。

因此,秦墨那句话说得并没错。

他上台,便砸了落承文的饭碗。

生意所就有生意所的法则,秦墨有着比落承文更强的实力,能给风月楼带来更大的利益,风月楼自然会弃车保帅,理所应当。

秦墨轻描淡写的看了落承文一眼,“你以文人的身份,做龌龊之事,我打你有错吗?”

“没……没错……”落承文害怕的有些发抖。

“那你服了吗?”

“服……服了……”

落承文颤抖不已。

他哪想到,秦墨的话成真了。

他现在不仅饭碗不保,性命也不保了。

只要秦墨一句话,风月楼的人便会当场要了他的命。

他害怕的跪了下来,冲着白素雪和秦墨连连磕头,“秦先生,白姑娘,我错了!饶了我吧!求求你。”

他胆怯的眼泪都出来了,鼻涕眼泪混作一谈,彻底没了他风月楼才子的尊严。

秦墨皱眉看着他。

“古有陶潜,不为五斗米折腰,近有鲁迅,横眉冷对千夫指!”

“你即入华夏文坛,却无文人傲骨!”

“你既为人,却行为龌龊,如同禽兽!”

“你丢了华夏文坛的脸面!”

若落承文此刻有些骨气,秦墨或许高看他两眼,但此刻,落承文哪还听进秦墨的话,他跪在地上,不停求饶,俨然被吓得失了智。

秦墨叹了口气,挥挥手,只说道,“此生不得入文坛。”

落承文如获大赦,连连对秦墨跪拜,狼狈的逃了出去。

这样的惩罚,对落承文已算狠的了,他这辈子本就靠文笔吃饭,不得再入文坛,也相当于拿了他的饭碗,不过,也总比要了他性命来的好。

蓉苒儿笑着,给秦墨按摩肩膀,“秦先生,以后您就是我风月楼四大才子之首,风月楼每月,愿给秦先生千万供奉,做不做词,全凭秦先生您说了算。”

秦墨也没再理会蓉苒儿。

风月楼处事,他虽不喜,但这毕竟是生意场,秦墨无势,受到排挤,秦墨得势,受到尊重,自然而然。

也没再理会这些人,秦墨拉着白素雪出去了。

蓉苒儿等人急忙小心翼翼的跟在秦墨身后,生怕秦墨这一走,就不再回来了,之前删了秦墨微信的姑娘们,现在后悔的要死,急的赶紧想找机会,把秦先生重新加上。

“那我不用走了吗?”

走在小道上,白素雪揽着秦墨手臂,小声问道。

“不用。”

风月楼对白素雪来说,是难得的舞台,多少华夏顶尖明星挤破脑袋想进来,都没机会,没必要为一时冲动,砸了前途,那是小孩才有的做法。

“那你要去哪儿?”

“嗯……明天去盗弩省。”

听到'盗弩省'三个字,白素雪身子一怔,她已经有好多年没回过家了,以后成为风月楼的头牌歌姬,更是回家的机会渺茫。

她之前没钱,不好意思回家看父母。

现在她进了风月楼,有钱了,她很想回家看看,孝敬父母。

“我也想去!”

白素雪紧紧揽住秦墨,死死抱住不松开。

“可你……”秦墨回头看了眼蓉苒儿,“可你培训结束,不是马上就要登台表演吗?”

白素雪眼珠子一转,露出神秘兮兮的笑容,“我有法子。”

随即,白素雪趾高气昂的走到蓉苒儿身前,“苒儿姐,有个事。”

蓉苒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秦墨,露出讨好笑容,“白姑娘有事尽管说。”

“秦大才子这些天心情不好,需要我这个头牌歌姬陪他去旅旅游,散散心,你就说准不准吧?”白素雪嘚瑟着问道。

秦墨苦笑不得的看着。

要知道,往日白素雪对蓉苒儿,都是毕恭毕敬的。

现在白素雪也算看明白了,反正能狐假虎威,还不如借助秦墨地位,好好装逼嘚瑟呢,能挺着腰板说话,绝不装孙子。

“自然准!白姑娘想走多久都可以,风月楼头牌永远都是您。”蓉苒儿僵硬的笑道。

“那就拜拜了您嘞!”

白素雪拉着秦墨的手,蹦蹦跳跳的离开了,蓉苒儿看着两人离去背影,气的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夜晚,白素雪就留宿在秦墨的天尊别墅。

看到秦墨偌大别墅,白素雪露出惊讶的表情,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和秦墨说,要做别墅的女主人。

秦墨就在二楼大厅,修炼了一晚。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一辆霸道越野车,停在天尊别墅门口。

大早上,就响起剧烈的敲门声。

“秦墨,赶紧开门,我们是燕北武协的,该走了!”

史鹫打开房门,进来的是一位和秦墨年纪相仿的年轻人,他身后还跟着一位老者,老者身穿黑色古袍,神情冷漠,看不出其底蕴。

越是看不出底蕴的人,越是不简单。

一进来,年轻人就开始大呼小叫的呵斥起来,让秦墨赶紧快点儿。

过了会儿,秦墨和白素雪才走了出来。

他皱眉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年轻人,年轻人敲着二郎腿,脑袋扬的很高,一副天王老子的形象。

秦墨说,“好了,可以走了。”

年轻人打量了下秦墨,又看了眼白素雪,以及她脚下的一只小奶狗。

“你他吗是当度假的吗?还带只狗,带个女人!”年轻人立马不满的皱起眉头,大呼小叫起来。

唰!

秦墨身影瞬间到了他眼前。

一只手直接将年轻人举了起来,年轻人嚣张的神情,完全僵住了,他呆愣的看着秦墨,彻底吓傻了。

“谁给你的资格,敢这么和我说话?”秦墨冷冷的问道。

半天未开口的老者,方才站出来,冲着秦墨和善的笑了笑,“秦先生,付栾公子第一次出远门,有些不懂事,还请您多担待。”

“你不懂事的机会只有一次,明白么?”秦墨冷声道。

付栾吓得身体哆嗦起来。

他是燕北武协副会长付阳的儿子,这些年在燕北嚣张惯了,没人敢这么对他,突然这么一下,把他吓蒙圈了。

他急忙小鸡啄米的点点头。

秦墨将他扔在一旁,拿起行李,“走,出发去盗弩省!”

付栾畏惧而又凶狠的盯着秦墨身影,默默跟在身后。

就是我父亲的一颗棋子,有他好看的时候!付栾心里恶狠狠的想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都市巅峰高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