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321章 飘摇的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其实靳县爷如此决定有他的考量:

这案子发展到现在,受害者醒来那么之前的杀人罪行就不存在了。

至于骆小姐身上的伤她自己也想不起来,无法指认凶手,加上几人的证词都偏向几人,更无从定罪。

如果这几人真是伤害骆小姐的凶手的话,现在骆老爷和骆老太太人事不知,而骆小姐刚刚死里逃生,没有一个能主事的。

让他们继续留在骆家,很可能会再次行凶,杀人灭口,造成更大的伤害。

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受害者记忆还没有恢复为由,而他们这些人都有嫌疑,收监。

等骆小姐什么时候恢复记忆了,再继续审。

总而言之,一定要为骆老爷讨回公道!

且说芩谷在听到靳县爷要将那些人全部收监时,就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薛桂仁啊薛桂仁,你还能多呼吸几天空气你都应该好好感谢靳大人啊!

因为骆家现在家道中落,人心涣散,加上这个薛桂仁一搅和,更是如同风雨中摇摇欲坠的枯叶。

偌大的院子前院后院加起来二十多间房屋,原本包括门房,家丁,粗使婆子,丫鬟在内也不到十个下人,人手本来就不够。

现在一时间又抓走了五个。

于是就只剩下一个门房,一个家丁和一个粗使婆子了。

那个粗使婆子就是之前将芩谷搀扶回房间的妇人,大家叫她方大婶。

约莫三十多岁,长得面皮黝黑,膀大腰圆的,很是魁梧。

其实通过接触后芩谷发现,方大婶这人面相看起来有些凶,实际上是一个很细心的人。

但是芩谷也发现了,方大婶对她或者说对委托者并不怎么满意,全程都是黑着脸的。

芩谷想,莫非是之前她和委托者之间有过什么事情?

芩谷知道,要想在这样的大家庭里站稳脚跟……好吧,这本来就是委托者的家。

可是现在不是被薛桂仁把她这个骆小姐的权力都架空了吗?

甚至把她弄死,要不是那个万奎以及靳县爷,她现在已经被埋在土里了……嗯,那样一来的话,她恐怕就会又像之前的一次任务——从坟坑里爬出来。

所以,芩谷深知,要想将这个家再次兴起来,还必须自己有实力,自己掌控这个家的脉搏才行。

而掌控这个家的根本就是,必须培养自己的人。

一个好汉三个帮,若是没有人帮她,难道她要把这里所有人都杀光?

那当然是不可能的。

这是一个和平环境下的小时空,所以就不能用对待乱世里的那一套了。

而且这里绝大多数人都是如同委托者那样的普通人,简单来说就是无功无过。

就算是功德值有些亏欠的也不多,基本上都没有为负的。

除了极个别负了几点或者十几点……

如此一来,芩谷想着之前芯优讲述的她自己的故事,结合委托者的情况。

芩谷便有了这一次任务的打算,她给自己的定位是:带领大家一起致富!

这样一来不仅能为骆嘉挣来好的名声,自己也能从中获得功德值,简直是一举多得!

芩谷在床上装模作样休息了一天,她就实在躺不住了。

主要是现在这么大的院子,除了门房,家丁之外,真正干活的就只有方大婶了。

方大婶除了要做里里外外的事情,洗衣做饭,端茶送水,打扫院子等等……

除此之外还要伺候已经被气的彻底瘫痪了的骆家老爷老太太。

现在还要多一个死而复生的少奶奶,累的像陀螺,加上之前发生了一些事情,谁还有心情天天跟笑嘻嘻的?

主子又怎样?好好的一手牌却打的这么烂,都快被人给生吞活剥了还在那自怨自艾的,有什么用?有本事就重新找人去。

方大婶见少奶奶才休息一天时间就要下床,虽然她觉得这样大户人家的小姐就是太娇气了。

不过这次却是实打实的被打的头破血流,实打实的休克了两天多时间,从鬼门关上过了一遭。

用有些粗哑的声音说道:“廖大夫让你多休息几天。”

她一向不善言辞,所以这明明是一句劝人的好话,从她嘴里出来就像是在怼人一样。

芩谷说道:“我没事,廖大夫不是也说,我现在只是脑袋手上失忆了吗?身体却没有什么妨碍的,而且躺着也不利于身体恢复啊。”

方大婶见芩谷执意如此,便不再说话,自己忙去了。

芩谷看了一眼这个房间,就是委托者和薛桂仁的寝室。

一张梨木雕花大床,旁边有个小隔间,相当于衣帽间。

在床头旁边有一扇窗户,旁边放着精美的梳妆台。

只是铜镜上都起了一层会,隐约有了一些铜锈,看来的确是很久没有人打理了。

妆台上除了梳子和简单的发饰之外,什么都没有。

房间另一边靠墙放着一张四方桌,两个小圆凳,桌上有茶壶和杯子…都蒙了一层灰。

看样子已经有几天没有打理了,或许从委托者受害那天,这里就没人进来过了。

芩谷脑海中不由得回想其,在签订契约的时候,接收到的委托者死亡前的那段记忆。

因为所有信息来源都是来自委托者,所以具有一定的主观性和片面性。

更何况委托者的那段记忆还是在她的幻觉中,所以想要完全推断出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些困难。

芩谷一边想着,缓步走到门口,回头朝房间里看去……

一幅幅场景在识海中被重建,渐渐的,那些模糊的扭曲的幻觉不断变得清晰起来。

与眼前的场景慢慢重叠了起来。

委托者的记忆中,她的死亡是精神在极度紧绷的状态下,被对方惊吓致死。

在委托者幻觉中的场景是:委托者喝了药睡下后,冥冥中感觉到床底下有人,探头一看,然后就看到薛桂仁浑身是血地从床下爬了出来。

然后一边叫着“纳命来,纳命来——”向她索命,她当时就吓三魂丢了两魂,恰好对方抓着她手臂一把拖进了床底下……登时就被活活吓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