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267章 宫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花卿轻轻朝那些暗卫挥了挥手,众人退后,分站两侧。

打开宫门,公公一手高举着圣旨,一手拿着拂尘,身后跟着打灯和一众随从。

圣旨还没展开,公公一甩手中拂尘,他身后一众随从便上前,将跪在地上的乔振远给绑了,架了出去。

乔振远现在一点也没反抗,反抗也没用啊。

当乔振远被押走后,公公便展开圣旨,宣读道:“……令贵妃言行不检,祸乱后宫,赐死——”

随着公公宣旨的话音落下,众人大惊失色。

最为惊恐的非花卿莫属了,什么,皇上竟然要赐死她?

为什么?

不可能啊。

现在整个后宫中明明就她最受宠,而且就在今天白天的时候,皇上还说找个好日子就封她为后……

皇上绝对不可能杀她的,她对自己的魅力还是非常自信的。

所以,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一定是有人故意针对她的阴谋!

花卿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晕乎乎的,胡乱地摇着头,“不,这不可能……皇上不可能这样对我的,这这不是圣旨…来人啊,把这个狗奴才给我拿下…”

冲出来几个人将花卿给拿住了。

花卿梨花带雨,期期艾艾地哭泣恳求,让她见皇上一面。

如此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押着她的侍卫都不由得把手上力道放松,心生不忍。

刚才出现的暗卫,此时也对场中的戏剧化的形势有些懵。

虽然他们一切听命于皇上,皇上的圣旨高于一切。

但,但是……这个令贵妃在后宫中只手遮天,而且皇上的确对她无比喜爱,称得上沉迷。

怎么可能突然对这样心爱的女人痛下杀手?

还有,这些人怎么能如此粗鲁地对待这样一个绝世美人儿?

真是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

这样奇怪又矛盾的思想,让他们行动都变得迟缓起来。

就在这迟疑的档口,他们觉得旁边一道黑影闪过,然后,然后身体就不受控制一样,软软倒下了。

紧接着,就在那些侍卫将近乎疯狂的花卿抓住时,突然,那个黑影到了花卿的身后。

对方一手捂住下颚,另一只手飞快地在白皙欣长的脖子上抹了一下。

——这下总没有人来阻拦了吧!

血溅五步,一代绝色就此香消玉殒。

而这一幕成为在场所有人一辈子的噩梦。

……芩谷终于将这个女人干掉,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回想这两天的经历,真是好险啊。

这皇宫内院果真是龙潭虎穴,里面高手如云。

若不是她在干路途中又突破到后期五层的境界,否则,现在谁是被杀的那个还真难说呢。

光是靠近皇帝的寝宫就艰难重重,然后又是与贺云和桓道人的恶战。

最后终于挟制了皇帝,连写几道诏书。

一道是传旨让安乐王入宫。(之前那道圣旨是假的,只是故意把乔振远诓骗入宫,才能以此给他定罪。只是乔振远没有见过几次圣旨,没有辨别真伪的经验)

第二道圣旨是传位。把皇位传给安乐王。

皇位哥哥传给弟弟在历史上经常出现,并不为奇。

虽说安乐王以前名声并不怎样,但是有夹谷关的功绩足可以把以前所有掩盖,成为百姓敬仰的王爷。

有了民愿基础,再由王爷变成皇帝,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第三道圣旨就是给令贵妃花卿的了。

说她祸乱后宫一点也不为过……

(其实芩谷倒不觉得花卿给皇帝戴绿帽子怎样怎样,毕竟皇帝也是玩女人无数,他的女人给他戴绿帽子也不过份,大家彼此彼此。芩谷真正觉得花卿“祸乱”,是因为她为了自己上位,将后宫其她女人全部当成了她的垫脚石,打杀的打杀,打入冷宫的打入冷宫,这里面又不是所有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刽子手,凭什么要成为她的炮灰?给她安一个“祸乱后宫”的罪名再合适不过了。)

第二天,宫里传出令贵妃伙同贺云和桓道人陷害皇上,然后被皇上的近卫反杀的消息。

但是皇上也因此受到不小的惊吓,加上之前服用桓道人炼制的灵丹,实际上就是一种控制皇上的慢性du药。

身体彻底垮了。

而这个时候,皇上下旨,急召安乐王入宫,然后将皇位传给对方。

(实际上这圣旨都是芩谷提前让皇帝老儿一并写的,然后属上不同日期,现在才拿出来而已。)

一个月后,在新皇帝精心照料下,先皇帝仍旧驾鹤西去。

乔振远痛哭流涕,用最浓重的礼数安葬了先皇兄。

如此做派,再次为他应得了美名。

什么仁厚之君,临危受命等等。

就算是朝堂上有些人不怎么服气,但是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他们想蹦达也成不了气候。

若是聪明的话,此时反而会夹起尾巴,想想怎样获得新皇帝的信任,巩固自己的位置。

于是他从原本的听缘戏班的武生,莫名其妙成了王爷,然后又莫名其妙立下赫赫战功,最后坐上帝王宝座。

之前只是封地诸侯时,他就开始学习管理,现在成了一国之君,其中的关系更是盘根错节,还需要更多时间去学习,学习管理,以及学习怎么让国家更加强大。

芩谷为了铺平这条道路,已经杀了很多人。

但是还有一个辛图国的三世子,他对花卿一片情深,花卿一死,势必更加图谋造反卷土重来。

所以这个人不得不除掉。

只是,这人是住在皇都里的别院中,平时都经常在宫中。

不过这两天不巧,芩谷将后宫搅个底朝天时,他并不在。

当然,如果他在的话,那么可能自己就会同时应对贺云桓道人和奥鲁勤铭三个人了。

在芩谷看来,所有事情都是人搞出来的。

只要把那些想搞事情的人搞定了,自然就搞不出什么事情了。

所以,没有什么事情不是一场杀戮搞不定的,一场杀戮搞不定那就多来几场。

闲话少叙,芩谷将宫中局势稳定,便连忙去寻奥鲁勤铭。

只可惜,她去迟了一步,在他的别院中扑了一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