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53章 兵来将挡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现在她走在外面,左邻右舍都在朝她指指戳戳,就是说她女儿嫁人了还不安分。

“竟然还学人家男子在外面开啥公司?”

“啧啧,反正她们就没停过那个女人开啥公司的。”

“开公司不是要很多钱吗?她一个女人哪里那么多钱?听说之前娄家二老被气病倒了,他们儿子还到处借钱来着,莫非是那个女人把家里钱拿去败了?”

“我看呐,莫不是在外面网到别的男人了,要不然怎么那么多的钱?”

恨人有笑人无,东家长李家短扯的不外乎这些。

其实这些言论的根头并不是这些长舌们自己想象出来的,而是鲁文华特意散布出去的。

袁莹母亲听了这些,更是气的身体发抖,抓起一根绳子就去找袁莹了。

此时芩谷正在陪女儿做手工,剪花纸,时不时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其乐融融。

孩子在芩谷悉心培养引导之下,已经逐渐走出曾经的阴影,变得开朗起来。

甚至还在班上交了几个好朋友,每天上学回家都非常开心。

芩谷也非常注意孩子的营养搭配,半年时间明显看着长个儿了。

这让芩谷心底很是安慰。

经过上一次委托任务后,她知道,当条件允许的时候,委托者是有机会再次回到自己的人生当中的。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袁莹,袁莹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还不快开门——”

正在学着剪纸的安妮身体突然一抖,刀锋在指头上割出一个小口子,血珠一下子就渗出来了。

芩谷眼神一暗,就凭这粗鲁的拍门和叫骂她就知道是谁了。

而这声音已经在孩子心中留下阴影,尽管这几个月恢复,但是突然来这么一下,还是把孩子给惊着了。

芩谷禁不住微微皱了眉。

委托者悲惨绝望的人生,有一半都是这个“母亲”的功劳。

要不是看在她是“母亲”的份上,芩谷绝对会让她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安妮连自己手上的伤口都没觉察到,小脸上浮现出惊恐之色,看着芩谷:“妈妈,是…姥姥…妈妈,我们…要不要报警啊?”

芩谷一直告诉孩子:当有人威胁到自己人身财产安全,并且自己无力应付的时候,就要报警,找警察叔叔。

很显然,这个状若疯狂的姥姥已经被孩子列为威胁到自己人身财产安全行列了。

芩谷温柔笑着,摸了摸对方的脑袋,道:“我们小安妮不怕哦,有妈妈在呢。看,你的手指都流血了,刚才妈妈告诉你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专注,看来我家安妮走神了呢,啧啧,这血至少要吃两个鸡蛋才能补回来呢……”

芩谷的话成功把安妮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才觉得指头传来一阵疼痛。

“妈妈,疼……”

芩谷才懒得理会门外的叫骂和砸门的声音,而是拿出医药箱给孩子清理伤口,贴上创可贴。

芩谷对安妮道:“宝贝,你先到卧室里看看书,我们等会再继续剪纸好吗?”

安妮点点头,“妈妈…你你要小心点。”

芩谷摸摸孩子的头,便送到卧室,把门关上。

脸上温柔如春风的神情蓦地一敛,换上漠然阴冷的面容。

之前她打发娄宝贵回去的时候,就料到有这么一天。

只不过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之时,她仍旧替委托者替那个口不择言的女人感到悲哀。

感情女儿在她眼中就只是可以买卖的为自己换来利益的物品,是可以为她换来好处的东西。

委托者的绝望,何尝不是这个女人依仗自己“母亲”的角色,让她在深渊中连反抗都不敢?!

芩谷慢条斯理拿出一根绳子,横绑在门栏上十多厘米的地方,然后咔哒一声,锁扣打开。

外面的人已经等不及了,她觉得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怠慢,简直没有把她这个当母亲的放在眼里。

所以听到门锁一打开,便迫不及待地拉开门,口中叫骂着,拿着绳子就往屋里冲。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当初就不该生下你,真该掐死……”

“丢人现眼的东西……”

哪知道她急匆匆往门里冲,却被绳索一挡,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往前一扑…这一扑不要紧,关键是不知道何时,就在她前方突然多出一张凳子。

然后好巧不巧,一张老脸结结实实砸在凳子上,发出“嗷”地一声惨叫。

之前污秽不堪的辱骂戛然而止。

变成了痛苦的呜咽。

芩谷终于觉得耳边清静了下来,还是这哀鸣听起来更悦耳一点。

袁莹母亲毕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这一摔,双脚膝盖受损非常严重,现在连站都站不起来,嘴里牙齿被磕掉几颗,嘴皮也破了,满口血沫子,看上去非常血腥凄惨。

袁莹母亲无比怨恨地瞪着芩谷,仍旧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音节。

芩谷苦笑,呵,对自己女儿只有辱骂,只有亲恩胁迫的母亲。

用这一套把袁莹吃的死死的,所以袁莹想要从深渊挣出,可是外面还有一个至亲之人,以亲恩胁迫,将她一次次逼回深渊里。

但是她终究不是委托者本尊,她是芩谷,一个就算是在自己本体人生都能用理智思考权衡利弊的人,又怎会在别人的人生中,随意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芩谷站在旁边,冷冷地看着这个女人在地上扭动,嘴里一边吐着血沫子仍旧不忘骂人。

袁莹母亲大概是真的摔疼了,骂累了,挣扎了几下愣是没能站起来,从喉咙里发出呜咽声。

她看向一旁的芩谷,原本充满愤怒和怨恨的眼神中,带着一丝莫名的恐惧。

她这时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一直被她拿捏的死死的女儿,怎么变得这么……陌生了?

好一会,房间里终于消停了下来,芩谷拿出手机,慢悠悠拨打了急救电话。

袁莹母亲看见医护人员来了,嘴里急切地呜咽着,可惜现在牙齿掉了,嘴皮也破了,一张口就是一包血沫子出来,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