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第44章 就在沉默中爆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芩谷神情依旧冷淡,就好像眼前的混乱狼藉血腥,跟她毫不相关一样。

淡淡地应道:“信,我当然信。因为我已经被你们这一家贱人弄死过几次了。”

要不然也不是她这个任务者站在这里了。

娄宝贵:“你竟然敢这样对我爸妈,你信不信我报警……”

芩谷轻蔑道:“报警?正好,我也想报警,来,看我们谁先拨打出去。”

芩谷拿起旁边的座机听筒,就要拨号码。

她哪里看不出对方心虚。

如果对方真要报警的话,手机就在他的衣兜里,哪里会等到现在?

唯一解释就是不能把她和他们自己扯进刑事案件中。

娄宝贵:“你放下电话……你你难道真相坐牢不成?你这个疯女人,你要死就自己去死。你你有本事就从这里跳下去,快跳啊…”

芩谷放下电话,她可不会认为对方阻止她打电话是为了她好。

“呵,你让我跳我就跳啊?你这么想我死,莫不是我死了对你有极大好处?”

“让我想想,是给我买了巨额的人身意外险吗?”

“哈哈,可惜要让你失望了呢。我不想死,也不会死,我会活得长长久久,我要活得比你们所有人都精彩。从现在开始,你们一家子的贱人都休想再想以前那样对我。”

娄宝贵:“你就是我们花十万买来的,到我们娄家就是我们娄家的人,就算是死也是我们娄家的鬼。实话告诉你吧,还真就给你买了意外险,你要是真爱那个赔钱货的话,你就乖乖去跳楼算了,让她好歹以后也有点生活费。你竟然敢这样对我的父母,敢这样辱骂他们,你根本就不配当媳妇,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纯粹就是一个泼妇。”

对方的话并没有让芩谷感到意外,自从上午在医院里看到那一幕幕,不管这些人说出怎样的话做出怎样的事,她都不觉得意外。

若不然,但凡还有一丝丝儿的温情,也不至于让委托者真正的“绝望”啊。

芩谷冷笑:“十万买我?你以为现在是封建社会还是奴隶社会啊?以为花了十万娶的媳妇就是自己的牛马,可以任你骑任你打?”

原来这些人如此理直气壮折磨委托者,是因为当初给了十万的彩礼啊。

所以就理所当然地觉得,这就是自己花钱“买”来的,就可以随便怎么整都行了。

生娃带仔操持家务之外,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莫非委托者的母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拿了人家十万彩礼,所以就算是把女儿推进火坑也在所不惜?!

“娄宝贵,你现在给我听好了,在我袁莹眼里,你就是一坨屎,虽然这样有点侮辱shi的伟大,至少它还能给植物当肥料。而你的存在就是浪费这个世界的空气。你才是真正的贱,你父母也一样的贱。”

“十万彩礼又怎样,我还告诉你,这些年我就是白嫖了你又怎样!只不过你的表现太垃圾了,你们一家人都让我非常不满意,所以现在还想像以前那样对我恣意打骂?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们最好都给我乖乖的,或许我还会看在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份上饶过你们。否则,休怪就我不客气了!”

芩谷这口才也是练出来的,一旦豁出去了,不管是行动上还是嘴上,都不能让这些贱人讨了丝毫好处去。

娄宝贵大概从来没在袁莹面前吃过亏,毕竟家里有父母给他撑腰,用道德枷锁把媳妇压制的死死的。

要媳妇以丈夫为天,要媳妇对丈夫言听计从,要媳妇事事遵从公婆和丈夫的旨意……吃饭也绝不能比长辈和丈夫先动筷子,有好吃的也必须先给长辈和丈夫吃……

而袁莹在他面前也一直都是那种温顺。

就算是他沙包的拳头落在她身上,发出砰砰的声响,就像打贼人一样,对方也只是抱着身体发出如猫一样的呜咽。

因为她哭号大声了,让邻居听到就会丢面子。

别人不会指责她被家暴,只会觉得这个女人肯定是忤逆了公婆对公婆不好,所以丈夫才会嫌恶她对她动手。

所以……

娄宝贵万万没想到,这个从来在他面前一声不吭的女人,此时不仅敢对他们动刀子。

还把母亲的手割伤,把父亲踹到了地上……

还对他们恶言相向,极尽辱骂之能事…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天了。

娄宝贵气的胸口剧烈起伏,看起来高高壮壮的身体,此时竟是完全不知所措的状态:“你你这个贱人,你说不客气?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客气了…”

娄宝贵见自己父母都受伤,躺在地上哎哟哎哟地叫唤,心中狠毒了这个女人。

报警,当然不可能报警。

若是留下什么不好的案底,到时候保险公司肯定会推脱,那么就无法理赔了啊。

但是,这笔帐他必须好好跟她算算。

竟然还想反抗?那就让她知道在这个家里究竟是谁当家!

娄宝贵脸色铁青,散发出强烈的杀意。

嚎叫一声便朝芩谷冲了过来。

对方身形比较高大,袁莹体格较为娇小,就算是平时,对方想打就能将她拎起来吊打的那种。

关键是刚刚才从鬼门关过了一遭,两厢比较,很明显不是对手啊。

但是芩谷却是突然上前,来到鲁文华旁边,手起刀落,一刀割在其另一只手上。

顿时,两只手都鲜血淋漓了。

芩谷冷冷地道:“啧啧,大孝子,你为什么看见自己父母手上了一点都不紧张啊,看来这个孝子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嘛。”

“啧啧,流了这么多的血啊,只是不知道她们身上的血有没有我多啊。不然的话,血流完了就死翘翘了哦?”

芩谷继续道:“娄宝贵,看来你还真是个假把式呢,表面上孝顺,实际上巴不得这两个老东西死掉算了。哦对了,你不会也给她们买了巨额保险,受益人也是写的你自己吧,哈哈……”

娄宝贵睚眦俱裂:“你,你这个疯子,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温馨提示:本站小说源自于互联网,您可以网上搜索【她有一间时空小屋】前往源网站进行阅读。
推荐阅读